Lab News

研究安打

首次住院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抗精神病藥物療效比較:出院後接受長效針劑治療,最能降低再住院風險

首次住院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出院後若接受長效針劑型的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相較於口服抗精神病藥物,可以降低15-20%的再住院率。然而,目前僅僅不到25%的患者,在出院的一年內會接受長效針劑的治療。如何讓更多病患可以接受長效針劑治療,是未來降低思覺失調症患者再住院率的關鍵。這些發現是由陳為堅特聘教授所領導的臺大醫學校區與國家衛生研究院之研究團隊最新的研究成果,剛於今年5月15日在Schizophrenia Bulletin線上刊登 (https://doi.org/10.1093/schbul/sbac046)。

思覺失調症患者之菸鹼酸皮膚紅腫反應與細胞膜之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從急性發作到部分緩解之動態關係

思覺失調症患者急性住院時,皮膚若貼上菸鹼酸瀘紙,並不會像健康對照組有明顯的紅腫反應。即使二個月後症狀已緩解,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菸鹼酸皮膚貼片測試仍是維持紅腫不明顯的狀態。相反地,健康對照組二個月後再測一次,皮膚紅腫反應更加明顯。進一步測量病人紅血球細胞膜上的多元不飽和脂肪酸,相較於健康對照組,病人的花生油酸 (arachidonic acid) 濃度並未下降,反倒是內源性生物合成系統中,花生油酸的前導物 (雙同-γ次亞麻油酸,dihomo gamma linolenic acid; DGLA),與碳鏈增長後的產物 (腎上腺酸,adrenic acid) 都比健康對照組來得低。此外,不像健康對照組在基線時菸鹼酸貼片之皮膚紅腫程度與其細胞膜上的花生油酸濃度高低成正比,思覺失調症患者在急性住院時菸鹼酸貼片之皮膚紅腫程度與細胞膜上的花生油酸濃度並没有關聯,只有到了二個月後症狀已緩解時,病人的皮膚紅腫程度才與細胞膜上的花生油酸濃度有正相關,而與細胞膜上的DGLA濃度有負相關。綜合來看,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皮膚菸鹼酸貼片之紅腫反應不明顯,可能與患者免疫反應偏差有關,所顯示的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長期脆弱 (a long-term vulnerability)。這是流預所陳為堅特聘教授與臺大醫學校區研究團隊的研究成果,論文已在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 2022年4月20日線上刊登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37-022-00252-w)。

孕婦產前常攝食富含抗氧化劑食物 新生兒過敏之風險較低

孕婦產前若經常攝食富含有抗氧化劑的食物,例如:水果或相當瘦的魚,則新生兒過敏的指標—臍帶血免疫球蛋白E (IgE)之濃度過高—出現之風險較低。反之,孕婦產前若經常攝食富含促氧化劑的食物,例如:炸魚條或罐頭魚品,則新生兒過敏之風險較高。這兩類食物與過敏的關聯,還會受到免疫調控基因IL4 與IL13的影響。這是由陳建翰助理教授 (輔大醫學院小兒科) 與陳為堅特聘教授 (臺大流預所) 之研究團隊發表於2022年的最新研究成果(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2-06951-9)。

全國性減害計畫的施行,減少海洛因的初犯率

台灣曾經在2004年爆發一波監所之靜脈注射毒品 (以海洛因為主) 受刑人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 (HIV) 的疫情。政府從2006年起推行全國性的減害計畫,對於減少靜脈注射海洛因者的HIV感染率,成效卓著。但是減害計畫是否也會影響各種毒品的初犯率,則尚未被研究。研究人員從執法單位年度例行通報中清理出2001到2017的各年度全國非法藥物初犯率,再使用間斷時間序列分析,發現減害計畫實施一年後,即可看到海洛因初犯率水平的下降 (level change),降幅為每10萬人22.37名初犯者。不過,減害計畫並未改變甲基安非他命初犯率在這段期間的逐年增加趨勢,也未改變搖頭丸初犯率在這段期間的逐年減少趨勢。這是由陳為堅特聘研究員領導的跨機構團隊最新的研究成果,已於11月19日的Harm Reduction Journal 刊出 (https://doi.org/10.1186/s12954-021-00566-5)。

從2014年到2018年臺灣全國調查之有害飲酒盛行率,男性減少而女性增加:東亞未來飲酒趨勢的預兆?

近年來西方國家的大型調查發現,酒精使用的性別差異越來越小;但亞洲國家卻較少有相關的全國性調查研究。藉由比較2014年與2018年臺灣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的結果,發現有害飲酒之性別差異隨年代逐漸在縮小;其中,男性減少而女性增加,尤其是在18-29歲的年輕族群。這是由陳為堅教授領導的跨校-跨機構團隊最新的研究成果,已於9月6日被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ug Policy線上刊登 (https://doi.org/10.1016/j.drugpo.2021.103441)。

思覺失調症病人換用阿立哌唑,宜注意泌乳素是否降得過低,以避免導致症狀反彈

思覺失調症患者接受第2代抗精神病藥物治療時,雖可避免第1代藥物常見的錐體外症狀的副作用,卻容易有高泌乳素血症 (hyperprolactinemia) 的副作用。若是轉換至更新一代的阿立哌唑(aripiprazole),則過高的血中泌乳素濃度可降至正常。不過,有些病人換藥後的泌乳素濃度會降到異常低的程度;這些人有較高險會在後續追蹤時出現妄想或幻聽症狀的回升。這是臺大醫學校區與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團隊最新發表的研究成果,剛於11月23日在BMC Psychiatry線上刊登(https://rdcu.be/cbdxf)。